您所在的位置:PT电子游艺>数据专家>「博彩的拼音」比起肉体,我更喜欢这新片的脑洞

「博彩的拼音」比起肉体,我更喜欢这新片的脑洞

时间:2020-01-11 16:41:42| 查看: 2490|

「博彩的拼音」比起肉体,我更喜欢这新片的脑洞

博彩的拼音,在武侠电影与小说中,「客栈」是一个神奇的存在。

侠客走进客栈时,所有的帮派斗争、家族血仇、政局阴谋,都化为下酒菜。

觥筹交错的表象下,暗流涌动,客官的一颦一笑,掌柜的一应一答,往往都预示着一场腥风血雨的到来。

客栈已然成为武侠片中最常见的场景,无数的爱恨纠葛、阴谋背叛在此上演。

而在欧美影视剧中,也有一种刀光剑影、鱼龙混杂的客栈——

汽车旅馆!

身份各异、心怀鬼胎的住客,搭配与世隔绝的环境,使其成为滋生罪恶的肥沃土壤。

还记得希区柯克的《惊魂记》吗?

那场吓尿全世界观众的浴室谋杀戏,正是发生在汽车旅馆中。

横扫奥斯卡的神作《老无所依》,同样有大段发生在汽车旅馆的杀戮剧情。

还有烧脑《致命id》,也以汽车旅馆房间号,作为杀手标记。

近期,又有一部以汽车旅馆为背景的电影把鱼叔看 high 了;

简直就是一部复古嗑药版的「龙门客栈」——

《皇家酒店谋杀案》

bad times at the el royale

片名美其曰「皇家酒店」,实际上不过是个规格稍高些的汽车旅馆罢了。

这家酒店很特别,地处加州与内华达州的交界,州际分界线直接从中间横穿。

在这里,你既能享受到加州和煦的阳光与微醺的海风,也能从拥有赌城拉斯维加斯的内华达州那里沾上点运气。

同时酒店四面环山,风景宜人,可谓是一方风水宝地。

但故事的开端,却与这番美景格格不入。

一个拿着提包的男人,走进了皇家酒店的一间客房;

他撬开了地板,将提包藏入地下,随后又将所有家具安置原处。

不久后,另一个神秘人出现,二话不说杀掉了藏提包的男人。

没人知道这两个男人的身份,以及包里装着什么。

编剧留着悬念,直接把时间线推移到了十年后的 1969年。

此时的皇家酒店宛若过气网红,曾经门庭若市的大堂如今门可罗雀,只剩下一位接待员。

不过这天似乎是邪了门,有四位游客几乎在同一时间入驻了酒店,而且似乎都来路不凡:

第一位是满口买卖的碎嘴电器商人。

其扮演者是《广告狂人》男主,艾美奖「剧王」乔恩·哈姆,重操老本行的他似乎相当得心应手。

第二位是记性不好的老神父。

其扮演者是科恩兄弟御用男主,奥斯卡影帝杰夫·布里吉斯。

第三位是狂拽炫酷的墨镜姐。

这位也厉害了,是《五十度灰化肥发黑会挥发》的金酸梅奖最差女主奖得主,达科塔·约翰逊。

还有最后一位,是个大包小包加身的黑人女性。

其扮演者辛西娅·艾莉佛,是格莱美奖/艾美奖/托尼奖三料得主。

四人一通闲聊扯淡后,各自选择了房间入住。

镜头首先跟随电器商人,进入了酒店中最豪华的蜜月套房。

他先将自己的日用品,一样样拿出来认真地摆放整齐;

又打开了吸尘器样品箱。

当观众都以为他会用吸尘器清扫房间,将自己的精致中年大叔形象贯彻到底的时候——

他却取出整个夹层,割开底部的皮层,拎出一个装满各类工具的箱子。

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,大叔从房间中的电话、插座、开关、灯具,甚至是电扇上,拆下来几十个窃听器。

这还没完,大叔发现客房里的镜子似乎有蹊跷,又绕过大堂,走入员工专用区域。

原来,酒店里有一条密道与每间客房相通,密道中的人,可以通过这一单面透视镜,监视客房中客人的一举一动。

本能的好奇心,驱使大叔继续偷窥其它房客的状况,可眼前的情景却让他彻底懵了:

老神父正在撬开房间的地板,试图从地下挖出点什么。

黑人女士在客房中纵情歌唱,她的歌声婉转动听,绝对是专业级别的歌手。

她那大包小包的行李原来都是些吸声材料墙纸,为的是增加隔音效果,不让歌声泄露。

最夸张的还要数墨镜女,她居然绑架了另外一个姑娘,一副分分钟就要撕票的样子。

大叔彻底懵逼,这酒店里都住着些什么牛鬼蛇神!

他急忙奔向酒店外的公用电话亭,拨通了 fbi 总部的号码:

“长官,我是特工罗德贝克,我们遇到麻烦了...”

影片进行到这里,才走了半个小时的进度条,却已经为观众构建了一个严谨而精妙的悬念修罗场。

1.监视密道是谁设计的?

2.神父与十年前的那起谋杀案有何关联?

3.墨镜女绑架了谁?

4.黑人女子为什么不想让别人听到自己的歌声?

5.fbi 又想从这个旅馆中得到什么?

观众和影片中的大叔一样,脑门上有太多太多的问号亟待解答。

如此令人捉摸不透的剧情,都出自本片导演德鲁·高达的神器大脑。

他曾是一名专业编剧,擅长撰写脑洞大开的故事,《科洛弗档案》《火星救援》、《超胆侠》、《死侍2》等片均出自其手。

2012 年,他执导了自己的长片处女作《林中小屋》。

该片以一个看似俗套的恐怖故事,讽刺了当下恐怖片类型固步自封的现状。

层出不穷的反套路与重口味的画面,使《林中小屋》成为新千年以来最伟大的邪典电影之一。

更是留下了「查水表」动态图这一伟大遗产。

而作为他的第二部电影长片,《皇家酒店》迷局的背后,同样也暗藏玄机。

如果说《头号玩家》,是斯皮尔伯格献给 80 年代的一封情书;

那么《皇家酒店谋杀案》,则是德鲁·高达烹制的一道 60 年代关东煮。

上世纪 60 年代,是一个充满混乱与谜团的时代。

冷战的白热化,加剧了各国情报人员们的间谍活动,大量花边新闻与政治内幕从高速发展的媒体行业中流出,最终对现实世界产生了影响。

而越战、肯尼迪遇刺等重大事件,更是为这十年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我们在影片中看到的诸多人物事件,其实都是以当年的坊间传闻与都市传说为基础。

比如在影片中后期登场的,由「锤哥」克里斯·海姆斯沃斯饰演的大反派——邪教领袖比利·李。

其人物原型,就是上世纪中叶臭名昭著的邪教「曼森家族」的领袖,查尔斯·曼森。

查尔斯·曼森

顺带一提,昆汀明年的新作《好莱坞往事》,就聚焦一起曼森家族制造的血案。

当锤哥那张堆满雄性荷尔蒙的脸庞出现在雨夜时,我们似乎理解了这个邪教统领为何能拥有众多信徒。

因为颜值即正义啊!

而锤哥也不忘全程展示美好的肉体,让观众一饱眼福。

影片中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线索,是关于酒店内监视摄影机所拍下的录像带。

胶片上的内容——

“不过是人们在做爱嘛”

但根据服务生的描述可知,这卷胶片是在去年,也就是 1968 年拍摄的。

而录像带中翻云覆雨的,则是 fbi 很想扳倒的一个人。

更重要的是,此人很有名,而且,在 1968 年就遇刺死了。

肯尼迪总统早在 1963 年就已遇刺,而他和梦露那点破事儿当年闹得就差官宣,根本算不上新鲜。

他的弟弟罗伯特·肯尼迪,是在 1968 年遇刺身亡的,这一时间线倒是吻合,但其生前并无性爱八卦。

因此,两位肯尼迪可以排除嫌疑。

那么还有谁是 fbi 想扳倒的, 被拍了性爱录像,并于 68 年去世,而且能够掀起如此大波澜的呢?

胶片上的人,有且只有一个,就是于 1968 年 4 月遇刺的黑人民权领袖——

马丁·路德·金。

马丁生前与 fbi 确实有不少矛盾纠葛,坊间也一度传言他生性好色,喜欢在民权活动期间通过招妓发泄压力。

招待如此关键人物,政府自然会让服务生做好监听与偷拍。

而后来得知了消息的 fbi 局长胡佛再私自下令让特工取走证据,这样整个故事的因果牵连就都说得通了。

虽然这只是我的揣测,但只要稍微搜索一下「马丁·路德·金的性丑闻」,就豁然开朗了。

当年,美国所有媒体都拒绝刊登马丁·路德·金的性爱录像带有关新闻,其理由是性丑闻与马丁·路德·金领导的黑人民权运动无关,私德不容公犯。

相反,fbi 对其窃听,更加卑鄙无耻。

或许是遵循这个惯例,直到最后,这部影片也没有揭示出胶片上的家伙,究竟是不是马丁。

这是影片留下的未解之谜,也是历史给后来人留下的悬念之坑。

不过,观众在推理中所获得的乐趣与满足感,早已远超故事本身。

答案并不那么重要,过程才是最精彩的。

影片开场时,歌手穿过了华丽的酒店大堂,径直走向一堵墙壁。

满墙的剪报与照片,记叙了皇家酒店的辉煌历史,你甚至还能看到肯尼迪与梦露也曾光顾过这家酒店。

一切的辉煌,都随着片尾决斗后的大火,化为了灰烬。

皇家酒店也好,龙门客栈也罢,所有的故事与秘密,终将封尘在时代的嬉笑怒骂之中,随往事成风。

历史拂过,只留下一滩模棱两可的灰烬。

后人拼凑起来的,不过是自己喜欢的版本。

喜欢这篇文章的人也喜欢 · · · · · ·

蒙特卡罗网上娱乐